首頁 韶關新聞網 時政要聞

長征永遠在路上 | 聽南雄老人講述紅四軍黃木嶺脫險故事

2019-06-27 11:11 韶關日報 韶關日報記者 黃俊

編者按: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紅軍長征出發85周年。為大力弘揚偉大長征精神,中宣部于6月11日啟動“記者再走長征路”主題采訪活動,追尋革命先輩足跡,回顧長征路上的重大事件,深入挖掘艱苦卓絕斗爭歷程中的感人事跡,以生動鮮活的報道,展現長征沿線的歷史變遷,為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營造良好輿論氛圍。近日,本報記者跟隨采訪團深入南雄、仁化,沿著革命先輩的足跡,講述長征韶關故事,用鏡頭和筆觸描繪新中國70年的壯美畫卷。本報從即日起刊發相關報道,敬請垂注。

在南雄市烏逕鎮官門樓村黃木嶺村小組的一個小山包上,矗立著一塊石碑,石碑正面鐫刻著“紅四軍黃木嶺脫險地”9個金色大字,背面詳細記錄了1929年紅四軍在此地脫險的事跡。陽光照耀下,石碑上的文字熠熠生輝,似乎在向來者訴說著當年官門樓村百姓和紅軍戰士之間發生過的一個個動人故事。

紅軍兩過黃木嶺 買下百姓“上門禮”

走近石碑,那位一直在這里打掃落葉的中年男子放下掃帚向記者走來。此人正是烏逕鎮官門樓村的村委會主任黃傳祖,見記者們到來,多年來一直致力于挖掘該村紅色文化的他熱心地充當起了講解員,為大家講述了當年發生在這里的紅軍故事。

據其介紹,1929年1月25日,毛澤東、朱德曾率領紅四軍,在這里與南雄縣委召開群眾大會,號召群眾起來打土豪、分田地,參加革命。得知紅軍動態后,國民黨軍隊很快采取了行動,派出兩路部隊欲對在此發動革命的紅四軍進行圍剿。 幸運的是,敵軍的動態很快被縣委派出去偵察的游擊隊干部鐘蛟蟠得知,其第一時間將這一重要情報向毛澤東、朱德等領導報告。

得到這一消息后,紅四軍由此連夜出發、經界址向江西信豐轉移,甩開了敵軍的合圍,轉危為安。這就是著名的“紅四軍黃木嶺脫險地”的由來。

5年后的1934年10月26日,紅軍長征隊伍再次來到此地修整。南雄市史志辦干部李君祥告訴記者,紅軍之所以選在此地休整,是有三方面的考慮:一是當時這里的群眾基礎很好,非常擁護共產黨和紅軍;二是黃木嶺樹木茂盛、土地平坦,可有效干擾國民黨飛機的偵察,有利于大部隊的隱蔽,且不會打擾老百姓;三是黃木嶺西南方向有湞江河為屏障,進可攻、退可守,若戰斗打響是一處極其有利的地勢。

據相關資料記載,當年中共南雄縣委和縣蘇維埃政府根據上級指示,組織當地群眾在這里設立了茶水站,向紅軍長征部隊提供茶水和食品。“聽村里的老人家回憶,村民們知道紅軍隊伍駐扎在此后,紛紛帶著茶水、芋頭、番薯等食物,前來慰問紅軍戰士,但部隊紀律嚴明,戰士們堅決不拿老百姓一針一線。”黃傳祖表示,百姓盛情難卻,紅軍將士實在難以拒絕,最后只好掏錢買下了這些食物。

重傷紅軍留此地 子孫珍藏戰斗器

記者在官門樓村內與老人們閑聊時了解到,當年紅軍長征途經官門樓村時,不僅在此地休整還與敵對勢力進行了對抗。到現在,村里依然保留有紅軍長征時留下的戰壕。對此,李君祥解釋道:“1934年10月26日,紅軍與國民黨陳濟棠部隊在烏逕鎮展開激烈交戰,戰場從官門樓村、倉子前村、老寨俚嶺,一直延伸到新田村。這是紅軍長征入粵的第一仗,更是第一場勝仗。”

紅軍離開時,將幾位身負重傷、無法繼續行軍的戰士留在了官門樓及下轄的幾個自然村中,由當地黨組織安排到群眾家中養傷。其中一位名叫趙廣佬古的戰士更入贅到當地人家,娶妻生子。在這次采訪中,記者有幸見到了這位老紅軍的孫子趙行山。今年38歲的趙行山并沒有見過他的這位紅軍爺爺,自己記憶中爺爺的故事,也是其從奶奶口中聽來的。

趙行山介紹,倉子前村原是一條“趙姓”自然村,如此一來,原名廣佬古的紅軍便更名為趙廣佬古。1958年,因生活貧困,趙廣佬古被迫外出謀生,此后音信全無,趙行山是由奶奶一手帶大的。采訪中,他向記者們展示了奶奶一直珍藏的幾件銹跡斑斑的“寶貝”——一把刺刀、四顆子彈殼、一枚手榴彈殼。他說:“這些是爺爺長征時使用過的,‘婆婆’(當地對“奶奶”的稱呼)一直放在家里的老皮箱中,用紅衣服包著。”

2004年,趙行山的奶奶去世了。前兩年,奶奶一直生活的那間老房子也倒塌了,村里的風俗,只有貴重物品才用紅布包裹,所以他知道那紅衣服包著的東西十分重要。于是在廢墟中翻找了很久,心想一定要把這些奶奶的珍藏找回來。幸好有老皮箱和紅衣服的保護,這三件奶奶的珍藏不但被找回,而且沒有受到損壞。

聽說黃木嶺紅四軍脫險地已被列入2019年全市紅色遺跡遺址重點開發項目之一,近期將要開始規劃修建紀念館,村委正在收集當年紅軍留在此地的物品用于展示,趙行山便打算將這幾件物品交上去。

責任編輯:謝馨儀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辽宁11选5开奖图表